2014.04.22. 邱文彥 第8屆第5會期第6次院會 施政質詢 - 外交及國防組 個人質詢 (江院長宜樺)

  • 立委邱文彥
  • 屆次第8屆
  • 選區全國不分區
  • 黨籍中國國民黨
  • ivod出處:http://ivod.ly.gov.tw/Play/VOD/74237/1M
  • 會議時間:2014年04月22日
  • ivod時間區間:09:00:56~09:17:00
  • 會議別:院會
  • 會期:第8屆第5會期
  • 會議簡介:
    會議名稱: 第8屆第5會期第6次會議一、18日上午9時至10時為國是論壇時間。二、對行政院院長提出施政方針及施政報告,繼續質詢。三、22日下午1時50分至2時30分為處理臨時提案時間。
    更多...
  • 質詢對象:行政院院長江宜樺

主席:請邱委員文彥質詢,詢答時間為15分鐘。

邱委員文彥:主席、行政院江院長、各部會首長、各位同仁。今天4 月22 日是地球日,全世界超過190 個國家、數十億人口都在今天舉行環境教育及相關活動,聯合國秘書長也特別呼籲,希望全世界的人民都能共同關心地球。至於台灣近幾年的生態環境,在院長看過電影「看見台灣」之後,院長對台灣生態環境有什麼期待及政策指示?對於當前大家所關心的核四、核能安全及能源政策問題,院長的呼應及回應為何?

主席:請行政院江院長答復。

江院長宜樺:主席、各位委員。非常感謝邱委員的質詢,今天是地球日,也是邱委員一向所關心的環境生態及環境保護等重要議題值得討論的時機。剛剛委員問到行政院對環境政策的看法,容我簡單地向委員報告。

環境是台灣的生息居住所在,每一世代都有責任好好扶持這塊土地,並安全潔淨地交給下一代,但在過程中會面臨許多困難的抉擇,譬如為了創造工作機會、發展產業,而必須動用環境資源,如何在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取得適當平衡點,這就是環境基本法所一再強調的重點。多年來政府已經從各式各樣的議題學到許多寶貴的經驗,不只我們下一代比以前有更加堅定且正確的環保意識,而且要如何在經濟發展及環境保護之間維持平衡,我們也愈來愈有心得,將來政府會持續在這方面努力,讓我們的後代能過著繁榮又幸福、永續發展的環境。此外,環境保護中有一項是大家所關心的,就是與核四或核電有關的議題,若單從核四來看這項議題,可能會將問題窄化。

委員非常清楚,我們之所以考慮或討論核四的相關爭議,是因為我們有用電上的需要,而用電是整體能源的問題,並不是特別有人喜歡蓋核電廠,而是台灣在天然限制之下,有百分之九十幾的用電都是依靠外來能源,我們要如何配置手上擁有以及可發展的能源?若將核四放在這個脈絡來看,從現階段台灣已經擁有的核一、核二、核三,以及已興建完成現在正在進行安全檢查的核四,以這四座核電廠而言,它們共同扮演著台灣能源供應的相當比例及相當重要的角色,大家對核能都有很多的憂慮甚至恐懼,所以台灣已確定長期上要追求非核家園的理想,但從現有三座核電廠及一座即將運行的情況下,應如何逐步邁向非核家園?任何人都知道這是需要時間的,不可能冒然地在今天或明天宣布不依賴核能,若做了這種宣布,就必須回答要從何處立即補充能源。剛剛委員提到環境保護的問題,我們最可能取代核能而讓台灣還有充足的積載電源,大概就是天然氣及燃煤發電,許多國家在降低他們的核能佔比後,所增加的通常是這種二氧化碳排放較高的其他能源選項,但是這並不是我們所樂見的,因為對於自然生態及環境而言,是另一種更大的傷害,世界上重視二氧化碳污染及暖化問題的人數,甚至遠多於重視核能相關安全問題的人,這兩種能源都有它們的好處,也有它們的風險,對於環境的傷害,其實也是以不同的方式在進行,以二氧化碳而言,它的傷害是滿立即的,但若以核能而言,大家擔心的是萬一發生輻外洩的危機等等,因此在考量整個能源政策時,絕對不應該單純就某一項能源來決定要或不要,因為若分別拆開來看,先別說很多人認為核能不安全而反對,連天然氣及燃煤一樣有很多人認為會造成二氧化碳污染而反對,甚至風車是替代性的再生能源,也有人反對它的噪音及對景觀的破壞而堅決反對,所以若將能源選項分開並一項一項來檢視,每一項都會受到不同民眾的抗議,結果就是什麼能源都不要,但是電要從哪裡來?因此在這個格局之下,任何主張要或不要某種能源的人,都應該負責任地提出在國家未來發展及民生需要之下,我們的能源政策究竟要如何制定!謝謝委員。

邱委員文彥:謝謝院長在這方面的說明。核四及核能問題要妥善處理,除了核廢料以外,我們也冀望政府應積極發展再生能源,包括海洋能源及地熱等部分。

最近南韓歲月號發生重大海難,交通部因此進行了相關的船舶檢討,除此之外,在交通部網頁上也有對不幸罹難者深表哀悼的文字。雖然這起事件不屬於今天外交及國防組的範疇當中,但本席要從個人的專業來對政府提供建議。這起事件從早上9 時至10 時23 分不到一個半鐘頭的時間,整艘船就翻覆了,但是當中有31 分鐘沒有緊急疏散而造成了非常嚴重的結果。這起事件發生在韓國的第二危險海域,因此我想要知道台灣的情況,這並不一定要立刻答復。

台灣目前並沒有將危險海域依季節性加以分類管制,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過去東北角曾發生過布拉格油輪事故,本席在環保署時,也曾處理過十幾艘油輪擱淺的事件,特別是在東北角的北海岸,這是高度危險的地區,尤其在基隆經過三貂角之後,有很多國外郵輪都會帶著國外及大陸的觀光客來到台灣,所以海域的應變其實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看到這次的污染非常嚴重,韓國政府大概也急於救人,其實大家可以想見,過去我們處理石門晨曦輪擱淺的事情時,當油漂浮出來以後,救難人員下去如果被嗆到的話,是非常危險的。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可以想像臺灣的應變能力到底是怎麼樣。

國土安全辦公室位在行政院之下,應該要針對臺灣最危險的海域,以及油輪或船舶進出最多的地方進行模擬。客輪和貨輪,或者客輪和化學船、油輪碰撞是非常恐怖的,所以是不是可以請相關單位針對這點做個模擬?至少應該要有沙盤推演,否則在短短一個半鐘頭或半個小時裡面沒有緊急應變,就可能造成類似的重大海難。

接下來,日本最近要在與那國島興建雷達站,預計投入150 億日幣,未來要駐紮150 名自衛隊員。他們的想法到底是什麼?與那國島距離臺灣只有110 公里,非常、非常近,如果他們的雷達站可以進行監聽,將會對臺灣的軍事機密和國防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脅。我們對此有什麼樣的想法?這點請院長帶回去做一些研究。

有關馬航和南海的部分,我也有一些問題要就教於院長。3 月8 日馬航370 班機失事,我們曾經在3 月10 日派遣海巡署巡7、巡9 兩艘艦艇,和一艘軍艦出發協助搜救,但是等我們的船抵達南海,已經是5 天之後了,結果無功而返。

當然,到現在為止,全世界還在搜救當中。可是我們此行花了上千萬,現在海巡署已經沒有太多油料費了。有人猜測這架民航機是到了英屬的Diego Garcia,這個島是一個軍事基地,美國承租之後把它做為海上的中繼站。這個英屬的Diego Garcia 位於印度洋中間,那是非常、非常遙遠的地方,如果我們也在南海把太平島打造成一個中繼站,將來在南海的話語權和緊急救難的分量就會更為國外所重視。

1974 年我們從敦謙沙洲和鴻庥島撤退,但是這件事情似乎沒有人去追究。過去敦謙沙洲、鴻庥島和太平島其實是一個三角火力網,彼此互相支援,現在敦謙沙洲和鴻庥島已經被越南占領了,中洲礁則是我們控制的,我們希望它顯示在我國的地圖裡面,表示它在我們的主權範圍內。

漲潮時,中洲礁的面積只剩下一點點,冬天的時候,上面有上千隻鳳頭燕鷗,1994 年左右,我曾經到島上去,它外圍的環礁非常漂亮。現在我們在太平島上建了一個機場,事實上這個機場的效用不大,因為跑道不夠長,而且從中間把原來的椰子林都砍掉了。我們以前去的時候還爬到兩人合抱的大樹上,現在這些樹已經被砍掉了。

別的國家在島上興建機場通常都是建在旁邊,而不會從中間挖過去。針對這點,我們當初曾提過很多建議,認為不應該這樣做,但是國防部可能是認為環評太麻煩,所以把這項工程命名為「中央道路改善工程」,迴避了環評。

我們並不是要追究過去的事情,而是要往前看。我們認為,太平島機場未來應該要往北移到礁盤上面,接近礁盤的地方其實是死掉的珊瑚礁,外圍部分才是活的。此外,因為我們正在南邊積極興建港口,所以將來可不可以取得各方,特別是美國和越南等周邊國家的信任和支持,把太平島打造成一個緊急救難、天然資源維護,甚至海洋保育的重鎮,變成一個國際研究站?

中國大陸正在積極發展輕型的護衛艦,他們是採取吃水深、火力大、行動快的方式,但是我們並不鼓勵這種方式,因為相關設備應該要適合當地。國際保育組織(IUCN)在全世界倡導和平公園的想法,我們認為,南海朝和平公園的方式來規劃,對全世界來講可能是更好的做法。

根據今天的報導,美方也鼓勵我們跟南海周邊國家展開對話,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重新思考自己的南海政策?現在我們的東海問題已經慢慢穩定下來了,南海的問題卻波濤洶湧,院長是不是可以針對這個部分簡短回應?

江院長宜樺:非常感謝委員這麼專業而睿智的建議。委員對南海太平島及其他國有土地未來利用的想法,我會請國防部、海巡署,甚至外交部列為參考。有關讓我們在南海地區成為一個可以促進區域和平、穩定的據點,我想這是一個很值得採用的方向。謝謝委員。

邱委員文彥:謝謝院長。

資料回報者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