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惠貞 第8屆第5會期 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 2014-05-12

  • 立委江惠貞
  • 屆次第8屆
  • 選區新北市第7選區
  • 黨籍中國國民黨
  • ivod出處:https://ivod.ly.gov.tw/Play/VOD/75021/1M
  • 會議時間:2014年05月12日
  • ivod時間區間:00:10:15~00:10:26
  • 會議別: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
  • 會期:第8屆第5會期
  • 會議簡介:
    會議名稱: 立法院第8屆第5會期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第24次全體委員會議邀請勞動部潘部長世偉、國家發展委員會、經濟部、科技部、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行政院主計總處等派員就「一、《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之執行狀況與相關問題之策進連同近年重大工殤問題與爭議;二、『育嬰留職停薪津貼制度』滿五週年之實施現狀、相關問題檢討與未來展望;三、『從臺北市政府調高員工基本薪資探討目前全國勞工基本工資的合理性與調整制度的改革』專題報告,並針對『臺灣勞動市場是否可能實施區域性基本工資』」列席報告,並備質詢。
    更多...

5/12
江惠貞:你剛剛有特別提到,有關於公民與政治合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有關人權、公民權問題的時候,提到有關於教師是否適用罷工,罷工權的問題,因為有委員的關心,認為警察這是否符合這兩個公約精神,而適當的修法立法,但是世界上各國大公約數的公約,都是要研議他們國家的文化和國情或經濟環境的需求,我覺得這部分王司長可以再原汁原版的再講一下嗎?

王司長:當初在檢視兩公約的時候,人權委員認為在所有的工會、都擁有罷工的權利,我們唯獨限制教師不得有罷工的權利,兩公約提到對警察、軍隊....

江惠貞:(打斷王司長的回答)我換在是問你的回答,你不需要再REPEAT別人的意見(表情= =江惠貞翻白眼)

王司長:現在限制教師不得有罷工權的限制,我們是否可以再討論,當作討論的議題。

江惠貞:當作討論的議題喔!基本上我們去瞭解了一下,剛剛部長有提到,我們國人對於罷工權的認知是比較淺的,比較不足的,這部分我覺得是有疑義的,如果你認為是很淺的,那為什麼只剩下這些單位沒有罷工權?我覺得這部分你的講法也是存疑,(部長要回答,但又被江惠貞打斷,接話)第二個我要講的是,世界上各國作法包括美國、德國、你說的其他國家以色列、法國,我們發現他們是非常開放的經濟自由市場,所以她們的教師基本上跟學校的關係,僅止於勞僱的關係,我們這邊,尤其是東方的國家,實施儒教,我自己本身教育出身,我以前在私立學校,我們私立學校比例是少數,多數是公立學校,私立學校都是比照公立學校,而且福利待遇制度都是比照公務人員,這個跟世界各國都不一樣,部長你在回答這些的時候,應該更縝密、更有厚度的,對不對,告訴我們的人權委員會,你跟最重要的教育部、家長委員會,完全沒有對話,起碼到目前為止(部長要回答,又被打斷)你這樣產生基層教育界的恐慌。

部長:跟委員報告一下,這個議題本身在(江惠貞大聲說:我知道你們好像是被動的啦!),在100年[email protected]#$(江惠貞蓋過部長聲音: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你2011年讓他們組工會就是很奇怪的狀況了,現在又有工會,學校裡面有教師會耶,他們不是沒有教師會可以主張教師的權益耶!),那個[email protected]##這不一樣...(還是被江惠貞的大聲蓋過聽不清楚:一般的勞工你除了,一般勞工在工廠有所謂的勞工會嗎?沒有阿(江惠貞皺眉攤手)),

部長:他們有勞資會議。

江惠貞:這個勞資會議...(好像搞不清楚)

部長:這個勞資會議跟工會是不一樣的事情。

江惠貞:本來就不一樣,但是你知道學校縱使沒有工會,本來就有所謂的教師會。

部長:教師會的層次跟這個完全是不一樣的事。

江惠貞:你講的層次不一樣,我現在可以告訴你,現在幾乎都混在一起了啦(台語)

部長:沒有,這個我們理解,因為這整個過程我們非常清楚。

江惠貞:所以2011不過才剛開放他們組工會,到現在才幾年的時間,整個社會都還沒有檢視她的狀況,運作的好不好
適不適合,因為當時也是在非常大的爭議之下,開放的嘛,絕對不是在社會都很簡單的接受下開放的,我們今天不是在反對罷工權的定義或行使,而是你們這樣跟人權委員會,不是只有你這個有關於教師的罷工權,包括有很多我們權益,我們的人權委員會可以同意多元成家的方案,但不能夠同意我們的人工生殖法當中,允許的適度的開放代孕,也是因為人權,所以基本上,人權是有選擇性的,也是要被社會挑戰的,所以你們在準備的時候,你們是不是應該要怎麼樣回應,不要這樣一個假日下來,整個基層教育屆,就開始...

部長:跟委員報告,昨天下午我們有發新聞稿來澄清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有處理過了。

江惠貞:那你們的哪個媒體登了,不知道?
部長:有看到,中央社有看到。

江惠貞:講到這個禮拜六、禮拜天,我們的電話接不完耶!

部長:是,我了解,所以我為什麼對這件事情,很審慎得看這件事情,我當天看到新聞以後,
我也跟司長講說,這個東西我們要非常審慎去處理,因為基本上這是一個權利沒有錯,但是這個權利如何執行,其實有很多總不同的方向(江惠貞點頭:是啊!)要仔細討論清楚,才能對外去講這個事情。

江惠貞:就像剛剛王委員講的,你動不動就把期程定下來之後,那就不得了了!

部長:那個期程不是我們定下..(江惠貞又蓋過: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在回答的時候,你怎麼樣去整理出可安心可放心,你又可以朝這個方向去檢視的方式嘛,當官當那麼久,連話都不會講嗎?是不是!)(部長點頭,摸鼻,面有土色)

江惠貞:社會已經不平靜了,連教育部都要攪亂一池春水!另外提到,就是你們分區工資的問題。

部長:沒有分區工資的問題,我當初只是在回應...
江惠貞打斷:所以你們很奇怪嘛,你們勞動部都已經沒有主張了嘛!都是被動式的,被人家挖大坑跳嘛是不是?
部長:跟委員報告,上次是吳育仁委員在質詢的時候,提到生活工資,談到在分區的情況下,怎麼去定這個事情,
當天正好是前一天台北市郝市長有提到說台北市希望再調基本工資,所以我們才說,因為全國的基本薪資是法定的薪資,沒有辦法去動的,這個要修法太困難了,在這個基礎之上,如果地區有方法,能夠根據她的狀況...(又被江惠貞打斷)

江惠貞:事實上在台灣愈來愈開放的經濟市場,你記不記得台灣在整個經濟大起飛的時候,
每一個公司工廠,包括我們公務人員,是不斷的設定很多的薪資福利,你看以前還有房租津貼、交通津貼、子女教育津貼,為什麼設這麼多津貼?因為大家搶人嘛,再搶優秀的員工,事實上整個市場,勞工市場應該是這樣運作比較好,對不對?

部長:委員,這邊要做個提醒,因為有些人提到基本工資的不同的...(又被江惠貞打斷)

江惠貞:事實上,我是反對,台灣根本不應該設基本工資。

部長:我了解,這是可以討論的議題,不是基本工資,我現在講的是生活工資的概念來看的話,如果說今天,如果一方因為基本工資的不一致就會影響到他的就業,或找就業人才,這理由是沒辦法成立的。

江惠貞:這不是理由,這不是理由嘛,對不對?當你一個人有他基本的技術,甚至於他一般般的可取代性的工作的項目的時候,其實只要在經濟高度發展的情況,整個勞動市場是非常熱絡的情況下,大家搶人都來不及了,設定所有的吸引力,對不對?所以我個人認為,第一個基本工資是因為我們有外勞進口的問題,人力進口的問題,所以我們必須,又是講到人權,所以必須讓他有一個基本的工資,以示我們國家是跟的上國際勞工人權的,可是問題是,我們在國內真正能夠符合基本工資的,像22K,大家都K政府K的半死了,你還在19K20K嗎?

不可能的事嘛!所以大多是超過,而且遠遠的超過嘛!所以基本上,你看你們的平均公司是4萬多塊,表示說有的人是高到不得了嘛,所以所謂只適用基本工資的,就是我們所謂的看護跟外勞而已嘛!不是嗎?

部長:我們還是有一些比較...(江惠貞打斷:派遣工嘛!我們所謂的派遣工嘛),派遣工有的也不一定。

江惠貞:派遣工有的也是非常高的人力資源。

部長:(揮手說NO)派遣工的薪水不會那麼低啦(江惠貞:是啊!),真正低的話,有些中南部,有些比較那種企業非常初階的,低階的勞力部分,會有這種情況,這個情況還是會有上百萬人在。

江惠貞:所以我的質詢總結只有一句話,勞動部拜託,你們現在是不是又升格了,又搬了家後,整個狀況跟媒體之間是怎麼樣?你們完全採被動,沒有自己的主張,然後人家一問,也不知道怎麼樣完整的回答,你看最近都是你們的事阿,你看我們過去一個會期,勞動部勞委會來質詢的時間不多阿,今年的每個禮拜都有你們的場子,問題太多了,是不是,而且很多感覺上都是口舌,所以拜託你們謹慎將事,好不好。

部長:那個都是在討論議題。

江惠貞:對嘛!謹慎嘛!(白眼)

主席:會引起恐慌的議題不要討論啦,不要隨便講。

資料回報者兵團大總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