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昭順 第8屆第5會期 經濟委員會 2014-05-19

  • 立委黃昭順
  • 屆次第9屆
  • 選區全國不分區
  • 黨籍中國國民黨
  • ivod出處:http://ivod.ly.gov.tw/Play/VOD/75303/1M
  • 會議時間:2014年05月19日
  • ivod時間區間:00:00:00~00:11:51
  • 會議別:經濟委員會
  • 會期:第8屆第5會期
  • 會議簡介:
    會議名稱: 立法院第8屆第5會期經濟委員會第13次全體委員會議邀請經濟部部長、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僑務委員會委員長、外交部部長、財政部部長就「針對台商在越南受到暴動波及之損害與救濟,如何提供台商具體協助」提出專案報告,並備質詢。
    更多...
  • 質詢對象:經濟部次長杜紫軍/外交部次長石定

主席(林委員岱樺):請黃委員昭順質詢。 

黃委員昭順: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大家在這段時間都辛苦了,今天部長去開 APEC會議,所以就沒有列席本會。本席看到我們及對岸兩邊的狀況,我覺得我們太軟了,對岸不僅僅是停止雙邊計畫,而且軍隊也都派過去了。相較於這種情況,現在我們的作法是不是可以得到條約上的保障,對此你們有幾成的把握呢? 

主席:請經濟部杜次長答復。

杜次長紫軍:主席、各位委員。條約明文規定一些程序,當然我們會依照程序來進行。雙方在協商
過程當中,政府會運用各種可能的工具…… 

黃委員昭順:次長不認為我們的態度太軟嗎?我們應該拿出更為強硬的態度! 

杜次長紫軍:報載中國大陸宣布延緩與越南的一些合作事項,他們兩國有比較多合作交流的業務,我們與越南主要是以貿易投資為主,其他合作交流的部分並不多。 

黃委員昭順:本席大概不能贊同次長這樣的答復,我們已經受到很大的報復了,如果在態度上還不更為強硬的話,我們還要跟他們談什麼呢?到現在為止,有關此次的談判,你們有多少把握?還有您提到要修改條約,你們準備要怎麼修改呢? 

杜次長紫軍:這是兩件事情,其實在過去一段時間,我們和越南有在談,就是將 20 年前的投保協議以新的來取代,讓涵蓋範圍可以更廣,也能規定得更為清楚,如此使雙方在處理時,爭議也會減少,譬如說…… 

黃委員昭順:現在我們對他們這樣的態度已經夠了嗎? 

杜次長紫軍:不是如此,我們談新的投保協議,和後來發生不幸事件而要以舊的投保協議來求償,這是兩件事情。很多事情還沒有談的時候,很多東西…… 

黃委員昭順:還沒談就態度太軟,當然就會談不成。 

杜次長紫軍:也不是…… 

黃委員昭順:裴代表向我們提出 6次道歉,你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嗎? 

杜次長紫軍:林部長 4度要求越南駐台代表到外交部,並向他提出一些要求,就是很明確一定要他去轉達我們政府的 4 點要求。 

黃委員昭順:你們能保證一定可以做到嗎? 

杜次長紫軍:向委員報告,所有的國際談判沒有「保證」兩個字! 

黃委員昭順:我們的態度比中共軟太多了。 

杜次長紫軍: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力量…… 

黃委員昭順:請教石次長,越南駐台代表在我們這邊的幾次記者會,這樣就夠了嗎?他們一定會做到嗎? 

主席:請外交部石次長答復。 

石次長定:主席、各位委員。我們不但是在台北,也同時在河內、胡志明市及他們的各級政府,表達我們嚴正的立場,包括求償、道歉、懲兇…… 

黃委員昭順:如果他們做不到的話,你們有提出可以具體懲罰他們的具體方法嗎? 

石次長定:委員也知道在廣大興案時,我們動員國內所有的資源來達到目的。 

黃委員昭順:廣大興案是很不錯的案例,不過本席想瞭解的是,我們在本案中動用了什麼以及準備要如何去做呢?如果他們不做的話,我們的具體作法又是什麼呢? 

石次長定:委員很清楚這方面的問題,這幾天外交部…… 

黃委員昭順:我就是不清楚才會問嘛! 

石次長定:我們公開有 4 次……  

黃委員昭順:還是不夠吧! 

石次長定:當然,所以經濟部次長馬上要率團去。 

黃委員昭順:經濟部次長是說針對那幾項,只帶三個產業去而已! 

石次長定:當然,不限於經濟部這個團…… 

黃委員昭順:包括紡織業、鞋業及自行車業,如果今天只是派經濟部次長,而帶的產業也只是上述三個的話,本席認為你們一定會無功而返。 

石次長定:昨天與裴代表…… 

黃委員昭順:為什麼只有這三個產業呢? 

石次長定:規劃中要去處理…… 

杜次長紫軍:向委員說明,那是我們的技術專家要去做調查及瞭解,其中包括生產力中心、紡織所、紡織業、自行車業及金融輔導中心等的專家都會一起去…… 

黃委員昭順:第一次去就只限技術層面嗎? 

杜次長紫軍:分為兩塊,一方面是去幫台商解決能夠恢復生產的問題,另一方面是去越南的兩個地方政府及中央政府,向他們表達補償的相關事宜。 

黃委員昭順:此次這個團是代表我們國家第一次出去,如果只有這幾個產業,而且只限於技術層面去談的話,本席認為這是不夠的。 

杜次長紫軍:委員,那些專家是幫台商的忙,跟越南政府談的話,是政府對政府之間…… 

黃委員昭順:我知道是政府對政府,但還只是談這幾項嗎? 

杜次長紫軍:不是!不是!全部的台商…… 

黃委員昭順:還是次長去嗎? 

杜次長紫軍:是。 

黃委員昭順:其他部會呢? 

杜次長紫軍:目前外交部駐越南大使及僑委會都會一起去。 

黃委員昭順:次長,這是我們國家第一次出去談,現在中共這麼強勢,如果我們僅止於是技術性,而且是技術的次長前往,本席認為是不夠的,我們希望在整個過程中…… 

杜次長紫軍:前往的沈次長是主管投資業務的次長。 

黃委員昭順:我們給他什麼樣的後盾去談?我們有沒有具體表明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必須再把人員撤回來? 

杜次長紫軍:我們去談判之前,所有談判策略會先擬定。 

黃委員昭順:這個談判策略一定要比對岸再強,可以做到嗎? 

杜次長紫軍:我不太了解對方的談判策略如何,但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力量,運用所有可能的工具來擬定談判策略。 

黃委員昭順:其次,根據報載統計資料,有 224 家台商受害,是不是? 

杜次長紫軍:224 家被侵入 。 

黃委員昭順:真正受害程度有多大?

杜次長紫軍:逐家調查,其中比較嚴重的是被縱火部分。 

黃委員昭順:大概有幾家? 

杜次長紫軍:被縱火大概有 18 家,據了解,有 5 家是完全燒毀,不能恢復。 

黃委員昭順:那這 5 家要不要撤回? 

杜次長紫軍:這部分我們會再跟台商企業討論。 

黃委員昭順:所以你們現在還不了解? 

杜次長紫軍:對!現在是由駐經濟組正在談,等沈次長過去,會再跟這些廠商討論。 

黃委員昭順:5 家是付之一炬、完全燒毀? 

杜次長紫軍:目前了解是這樣。 

黃委員昭順:損害大概多少? 

杜次長紫軍:個別再做調查,因為要配合當地…… 

黃委員昭順:實際的…… 

杜次長紫軍:實際金額還沒有出來。 

黃委員昭順:根據報紙報導,至少有兩家要離開,請問是哪兩家? 

杜次長紫軍:報紙報導的是哪兩家我不清楚,不過台商有意願離開,我們一定會幫忙、協助。 

黃委員昭順:如果台商要離開,台灣準備好了嗎?我們要不要讓他們回來?準備在什麼地方讓他們回來? 

杜次長紫軍:這部分工業局已經成立專案小組,如果台商要離開,可能有幾種狀況,一種是回台灣投資,那麼他就必須進行產業升級;有些台商可能會選擇第三地,我們會視台商需求予以協助。 

黃委員昭順:台商從到大陸投資、到越南投資,甚至到印尼投資,種種的風險,幾乎是我們台商無法忍受的,如果我們不能藉這次機會,在我們台灣自己的土地上整理出一個區塊,讓他們回來投資?我覺得這次的事件我們就沒有得到教訓,所以具體請教經濟部,我們能不能就現有的工業區或馬上要成立的自由經濟示範區,把這些台商列為我們招商投資的最重要部分? 

杜次長紫軍:我們會針對每個台商個案,盡全力來協助。 

黃委員昭順:次長如果僅止於這樣的答復,我覺得對台商的誘因是不夠的,你們要再提出更多的誘因。到越南、印尼投資,雖然有那麼大風險,他們還是前往投資,顯然這就是整個誘因的問題。 

杜次長紫軍:委員,他們選擇到這些地方投資,是因為需要大量勞動力,譬如製鞋業需要大量勞動力,這樣的企業要他們回來台灣經營,然後由我們提供充分的勞動力及很低的勞動成本,這是有困難的,所以這些企業如果要回來,就必須提升技術能力和產品附加價值。 

黃委員昭順:這部分應該是我們可以努力的。 

杜次長紫軍:是,我們會視其意願再來協助。 

黃委員昭順:本席希望次長可以就這個部分做一個完整的規劃。我們從前年就一直高喊「引鳳築巢」,但實際上卻看不到成果,所以我們必須從這次經驗學到教訓,把整個投資環境規劃出來,讓台商可以回來。這一點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謝謝。 

杜次長紫軍:謝謝。

資料回報者兵團大總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