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0. 第8屆第7會期第7次院會 施政質詢 - 教育及文化組 個人質詢

  • 立委邱文彥
  • 屆次第8屆
  • 選區全國不分區
  • 黨籍中國國民黨
  • ivod出處:http://ivod.ly.gov.tw/Play/VOD/81175/1M
  • 會議時間:2015年04月10日
  • ivod時間區間:11:40:50~11:56:28
  • 會議別:院會
  • 會期:第8屆第7會期
  • 會議簡介:
    會議名稱: 第8屆第7會期第7次會議(事由:一、10日上午9時至10時進行國是論壇。 二、對行政院院長提出施政方針及施政報告繼續質詢。 三、14日下午1時50分至2時30分處理臨時提案。)
    更多...
  • 質詢對象:行政院院長毛治國

邱委員文彥:主席、行政院毛院長、各部會首長、各位同仁。今天我要用比較輕鬆的方式說一些故事,但也有兩個小小的請求,稍後再請院長裁示。

現在螢幕上看到的這一艘船是我曾經提過的「自由中國號」,民國44 年時它從基隆港出發飄洋過海、花了一百多天到達舊金山,這在當時是一個航海界的壯舉,到目前為止,舊金山的漁人碼頭有一個紀念碑,它就與其他全世界重要的航海事蹟並列於此,尤其這艘「自由中國號」六個船員背後有一面中華民國國旗,這個照片就立在該紀念碑上,可說是意義非凡。

經過我們與文化部共同努力三年,已經把這艘船運回了基隆的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目前船是擺在棚內。因為關心這艘船,我曾經也去看過好幾次,目前文化部已經在進行這艘船的修復工作。

但是,這艘船的狀況並不是很好,過去它在棚子裡但仍受風吹雨打,現在棚子稍加大了些,但本席仍擔心復原的工作、方式是否恰當,因此我也到過現場多次。

考古界有一句話:乾千年、濕萬年,半乾半濕剩半年,意即如果木料在防腐方面

沒有做好的話,其實很不容易維持下去。雖然各家對此有不同看法,但是,我們認為文化部已經盡全力來做這件事,其中有些腐朽的木料都已經抽換,修復工作持續進行之中。

即便這艘船能夠完全修復好,我們也不過是對古船建造的技術能有進一步的瞭解。

我們認為這筆錢並沒有白花,因為我們至少對「自由中國號」表示了相當的尊重,也對傳統的造船技術有更多的瞭解,可以作為我們新建一艘船的作業基礎。

所以,我們請了航海界非常有名的畫家劉其偉先生之子─劉寧生先生一起來討論我們是否可以重造一艘古帆船。劉先生曾經從臺灣駕駛太平公主號到了舊金山,又從舊金山回到了臺灣。

此舉在文化界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當地媒體都是大幅報導,但很不幸地是,這艘船回到蘇澳外海時遭另一艘船撞沈。所以,能夠像「自由中國號」這種方式保存的一百多年的古船不多,但自由中國號即便修復了,也無法遠航,所以,我們希望打造另一艘船,我們並非重造一艘自由中國號,而是要重造一艘訓練船、甚至是一艘宣傳的船,讓我們海洋的精神得以重振。

重造古船並非沒有先例,很多國家都是用這種方式,例如荷蘭東印度公司有一艘巴達維亞(現在印尼雅加達的古稱)號,它在過去是一艘非常重要的船,其意義是讓我們更能夠振奮海洋精神,讓我們的年輕學子能夠更接近海洋;日本的橫濱港也有一艘「日本丸」,它是一艘訓練船,也是一艘古帆船。

我們為什麼要用古帆船?現在所有先進的海洋國家都是以帆船當訓練船,因為帆船是手操作因為,與一般電子船不同電子船只要按一按儀器,帆船則必須親手操作必須對海流風向海象相當深入地瞭解,即便是先進國家,他們在海巡單位使用的訓練船反而是帆船。

但很多國家利用這些古帆船做水岸的發展,像美國的巴爾的摩、費城的Penn's landing 都是用這種帆船來帶動水岸的發展,因此古帆船具有多種效益,無論是教育訓練、民眾海洋意識的提升、水岸發展,甚至是國際上的傳揚都非常重要。

我們其實也有一個很遠大的想法,假設我們造了一艘帆船,然後可以參加德國基爾的帆船週,這個活動至今已經有100 年了,但從來沒有一艘中式的古帆船參與過。

這個帆船週活動每年可以吸引上千艘的帆船一起參加,吸引前來參觀的觀光客也達到300 萬人,可說是航海界、觀光界的一大盛事。因此,我們也可以藉這個機會來傳揚,這可說是我們很重要的一項工作。

這項工作除了傳揚技術,其實還包括行政協調工作,因此本席在此要提出第一個請求,行政院能否指定一個籌備協調窗口,我們會來統籌此事,但這並不是要指定該窗口來募款,募款部分我們會自行設法,當然行政院若能有若干的支持,我們也很樂意。希望透過這種方式,在行政協調、國際上的傳揚上能夠有一個更好的對話窗口或平台。

其次,本席要談的是水下文化資產問題,2001 年,聯合國已經通過了水下文化資產保護公約;2009 年生效,就是針對超過100 年以上的船舶、飛行器或水下文化遺址進行保護。

我過去在東沙也做過一些研究,2005 年時接受內政部委託做了很多文宣的研究,甚至也跟曹永和院士借了很多的書,本席發現,至少有28 艘很有意義的船舶,例如1654 年的UTRECHT,這艘船擱淺在東沙,各位現在看到的是當時的船長或大副所繪製的一張圖,現存於荷蘭的海事博物館,此事就記載於熱蘭遮城日誌的第三冊,它是非常有意義的一艘船。

我也去過東沙數次,圖片上是我們當時在現場操作的狀況,我也發現其中有一艘木質的疑似沉船;中央大學過去也參與過相關工作,在2004 年發現有九個目標點,其實東沙的外環礁有非常多的沉船。為什麼我們會重視這件事?

本席要講幾個小故事,各位可以看韓國新安出水的這些文物,這個罐子是元朝的,理由何在?第一,因為它上面有很多宋、元時代的銅幣。另一方面,在龍的形狀上,元朝是騎馬打仗的國家,所以,它的龍是脖子細、瘦瘦的、非常凶猛;明朝的龍則是戴眼鏡;清朝的龍則是正正端端、肥肥胖胖地坐著,其實都各有不同。從這裡面可以顯示出每一個朝代與文化的特徵。

像是新安古船出水的文物,就有龍泉、景德鎮、建陽窯等等,表示它是非常多元的。更有意思的是,其中還有木圍棋、骰子等等,六百年前的骰子跟我們現在的長得一模一樣,還有很多配飾、擺飾的東西。

為什麼我們要重視水下文化遺產?聯合國也把它視為人類共同的遺產,但是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個時空膠囊,保存非常多的文化資訊,尤其韓國曾經為了這艘船開過研討會,因為在船上居然發現胡椒,韓國人是吃辣椒不吃胡椒的,所以它就是一艘貿易船,跑遍東南亞、日本、韓國,甚至是中國沿海。

此外,中國的南海一號打撈是非常有名的,但是也撈出許多非常有趣的東西,

譬如有撈出金鍊子,而且其腰圍非常大,所以我們猜測它可能是以前非常高大的中東地區或阿拉伯人所擁有。也就是說,過去這些貿易船,可能跟我們現在搭飛機的商務艙一樣,都是商賈貿易人士在搭乘,這是非常有意思的,沈船中保存了非常多的重要文化資訊。

文化部最近這幾年也在台灣海峽作研究,並在澎湖姑婆嶼發現一艘英國的沈船Bokhara,其中還發現1877 年的墨西哥銀幣,這也很有意思,因為當時的國際貿易是以銀本位,都用銀幣來交易的,所以這是滿有意思的一件事。

此外,還有發現廣丙艦,曾經文化部的龍部長還想去開記者會,對此我是持保留態度,後來是因為天候不好才沒有開。

這艘船是中國的,在甲午戰爭以後被日本人俘虜,沈沒在中華民國的內水,請問誰負有管理責任?或是誰享有這個權益?所以我覺得,今天談到水下文化資產,其實牽涉到很多複雜的問題。

還有船上所發現的銅條,上面有寫著「前進」二字。此外,我們也發現,蘭嶼不產金,也不產銀,但是蘭嶼人跳戰舞的時候,戴的是銀盔,或許曾經有一艘船在那邊沈沒了,上面載的都是銀幣,所以把銀幣拿來打成銀盔,有沒有可能?我不知道,這是我編的故事。

水下考古也會牽涉到很多研究調查裝備,因為它是很科學性的,潛水人員也非常不容易,要會潛水,還要懂得文化考古,所以對於他們將來的安置,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水下考古也有很多科學的測繪,不管是聲納,或者是人在海底的測量等等,都是難度非常高的,也必須做一些相關的整理,或是腐蝕器物的修復。

美國法院最近做了一個判決,有一艘西班牙的戰艦在葡萄牙外海被英國的船擊沈,而船上載了約60 萬件的金銀幣,最後判決的結果是西班牙贏了,雖然這艘船是美國人發現的,但結果是西班牙以軍機把所有的金銀幣都載回去。後來秘魯說他也要分一點,因為這些金銀幣都是從秘魯搶回去的,可是這個要求後來並沒有被接受,因為它還牽涉到一些考古陳列展示的問題。

接下來談到黃金十年,我曾經在環保署的時候加了一段話,就是水下考古應該進行普查,並進行修復、管理制度的制定,還有將來也可以考慮是否要成立水下博物館。埃及的亞歷山大港有一個埃及豔后的皇宮,曾因為地震而沈到水裡,所以現在被做成一個海底的博物館。

中國大陸的三峽白鶴梁也有一個水下博物館,1989 年的時候他們也公布了水下文化保護管理條例。

所以全世界都依照聯合國的精神,對於內水、領海、鄰接區、專屬的經濟海域與大陸礁層這些相關的權益,不管是沈船或是水下文化遺產到底要如何扮演國際的角色,或行使其主權都是很重要的事。

對此,我建議行政院應儘速將中華民國水下文化資產保護條例在月底前送到立法院來,或許我們就能在本屆立委任期到期前完成這項重要的立法。

對於我這兩項請求,是不是可以請毛院長簡要地回答我?

主席:現在請行政院毛院長答復。

毛院長治國:主席、各位委員。首先是關於自由中國號的部分,其中可能會涉及跨部會的協調,如果能再配合民間的力量,就能思考該怎麼重建。這部分我會責成文化部進行相關的統籌。另外,行政院目前也正在審查中華民國水下文化資產保護條例,我想月底前將它送出來,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邱委員文彥:這個工作非常重要,關於水下文化資產的討論非常多也非常久,希望行政院能加速腳步進行,至於自由中國號修復的情況,如果院長有時間到基隆的話,請您親自去關心一下,不過我們更期待行政院也能成立適當的平台,促成我們重建古城的夢想。

毛院長治國:是。

邱委員文彥:謝謝。

資料回報者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