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美女質詢司法院為何堅持支付命令的既判力

  • 立委尤美女
  • 屆次第9屆
  • 選區全國不分區
  • 黨籍民主進步黨
  • ivod出處:http://ivod.ly.gov.tw/Play/VOD/82668/1M
  • 會議時間:2015年05月25日
  • ivod時間區間:10:51:30~11:03:25
  • 會議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
  • 會期:第8屆第7會期
  • 會議簡介:
    會議名稱: 立法院第8屆第7會期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第19次全體委員會議(事由:一、繼續審查委員陳超明等31人擬具「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四條條文修正草案」案。 二、審查委員江啟臣等22人擬具「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及第五百十三條條文修正草案」案。 三、併案審查(一)委員李俊俋等17人擬具「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一條條文修正草案」及(二)委員林國正等25人擬具「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四條及第五百二十一條條文修正草案」案。 四、併案審查(一)委員林國正等22人擬具「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四條之四及第十二條條文修正草案」、(二)委員李俊俋等16人擬具「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十二條條文修正草案」及(三)委員陳超明等25人擬具「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十二條條文修正草案」案。)
    更多...
  • 質詢對象:司法部副秘書長張瓊文

文字稿來源

尤委員美女:關於支付命令一案,我們在上會期就已經提出,司法院的態度仍然堅持不肯讓支付命令只具有執行力而無既判力,但我們都知道支付命令是誰核發的?

張副秘書長瓊文:事務官。

尤委員美女:事務官是不是法官?

張副秘書長瓊文:不是。

尤委員美女:事務官不是法官,其核發的支付命令具有既判力,形同法官的判決,請問這是否違憲?判決不是應由法官所為嗎?司法事務官不是法官吧?

張副秘書長瓊文:在德國也是如此。

尤委員美女:德國是德國,我們是中華民國。

張副秘書長瓊文:是。

尤委員美女:依照憲法的規定,只有法官能夠審判,今天只是司法事務官核發的支付命令就具有確定力、既判力,人民要尋求救濟也救濟無門。最近所發生的中研院前副院長被詐騙的事情,他已經是社會上最高級的知識份子了,都會被假的法院公文書所騙,何況是一般的升斗小民!雖然司法院的主張拉長聲明異議的時間,但受騙的當事人都已誤認為是法院的文書了,拉長聲明異議的時間又有何益?有一種情況是當事人把法院的文書當成假的,因為我們現在一直在宣導,連法院的文書都有可能是假的,今天我接到一個指稱我欠他人 3 億元的文書,想當然爾根本是天方夜譚,根本就是詐騙集團的伎倆,所以我理都不理。當我理都不理的時候,我什麼時候才會知道事情大條了?一定是等到我的所有財產被查封時,我才會知道事情大條了,到那時候你們再延長當事人異議的時間為 30 天有用嗎?沒有用的!所以我不曉得你們為什麼一直堅持一定要讓支付命令具有既判力,不肯廢掉其既判力,只讓它具有執行力?本票也只有執行力啊!本票也是非常盛行,當然我們也知道現在本票也一樣被濫用,所以監察院在今年 5 月 19 日,也就是上星期,才對警政署、勞動部、金管會等部會提出糾正,原因就是本票被濫用。今天我們看到這些變節的所謂的交易工具,當然支付命令不應該是一個交易的工具,可是這種交易的工具都會被濫用,今天支付命令更是被濫用,這種情形我不曉得副秘書長到底是否知道?你們一直宣稱支付命令被利用作為詐騙手段的是極少數,但是我們知道在高雄地院的案件中,有一位叫做「吳春宏」的人士,他光是用支付命令發動攻擊,在高雄地院就掛進 178 件,不只是高雄地院,還有新北、彰化、台中等其他地方法院都有他聲請核發支付命令的案件。這個人或許不是詐騙集團,有可能是所謂的地下錢莊,甚至也有可能根本就是詐騙的,對於這種情形,我不曉得為什麼法院要當這些地下錢莊或是詐騙集團的劊子手?!法院不應該當幫凶,人民一再陳情,一再告訴司法體系,支付命令已經出現這麼多問題了,而且民眾聲請支付命令的金額沒有上限耶!今天我聲請一個金額上億元的支付命令,只要我的程序合法,你們也照樣核發,對不對?今天你們提出的版本增加一個「釋明
」,今天我拿出本票,請問你們如何證明或釐清這張本票是真的或假的?你們不必開庭,只要當事人「釋明」,所以我聲請支付命令,附上一張本票,本票上有蓋章,你能說這張本票是假的嗎?本票的金額就是 3 億,你能說金額太大,所以我不能核發支付命令,你有這個權力嗎?沒有!依照法律的規定我只要釋明,我已經拿出對方簽名或蓋章的本票,當然那個簽名是不是被偽造,你們也不知道,對不對?你們沒有把對方找過來,你們怎會知道到底是不是他的簽名?所以,不經過開庭,只是一個書面的審核,甚至這個書面的審核還只是「釋明」,只要附上一張本票即可。今天我是詐騙集團,我不會去滿足你的需求嗎?當然你要什麼,我就拿什麼給你,只是真真假假,現在連法院的公文書都可以是假的,我今天拿一張假的本票給你,你能夠判斷嗎?司法事務官能夠判斷嗎?對不對?在這種情形下,你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嗎?所以你們主張延長所謂的異議時間,並要求聲請人須釋明,釋明沒有用啊!我弄一張假的本票給你,你根本連看都看不出來,我不曉得這樣做能夠解決什麼問題?

張副秘書長瓊文:委員,我們現在有一些修法的方向,那……

尤委員美女:你的方向是什麼?

張副秘書長瓊文:第一個當然就是加強聲請人釋明之責……

尤委員美女:沒有錯啊,我就是說釋明根本沒有用啊!

張副秘書長瓊文:第二,在支付命令的後面再加註支付命令若無異議的法律效果,不過,實際上除了在支付命令……

尤委員美女:你說支付命令沒有什麼?

張副秘書長瓊文:沒有異議的法律效果是如何,實際上我……

尤委員美女:問題是我根本收不到啊!現在除非司法院把寄存送達、留置送達全部都排除,一定要當事人親自簽名、收件,請問你可以改變現行送達的方式嗎?現在很多出問題的案例就是留置送達或寄存送達……

張副秘書長瓊文:第三,我們放寬了支付命令再審的限制,換言之,主張文件被偽造變造的人可以在知悉以後 30 天之內……

尤委員美女:好,再審要不要繳費?要不要?\

張副秘書長瓊文:要。

尤委員美女:我無緣無故被騙,一個大石頭就砸下來,他聲請了一張 3 億元的支付命令,我要提起再審,請問標的 3 億元所需的訴訟費用多少錢?我付得起嗎?我要找律師,我付得起律師費嗎?我住在家裡,跟這個人完全無關,我完全不認識他,為什麼我要憑空負擔這麼高的訴訟費用,又要聘請律師,這合理嗎?讓詐騙集團能夠濫用支付命令這個制度,法院還當他們的幫凶!今天法院究竟是為了人民而存在,還是為了減少法官的案件量而存在?

張副秘書長瓊文:委員,這部分不是法官案件的問題……

尤委員美女:那你們在擔心什麼?

張副秘書長瓊文:其實是資源分配的問題,我們擔心……

尤委員美女:什麼叫做資源分配?我們就是要對銀行業或是所謂的資產管理顧問公司,因為他們每一次案件來都是幾百件,所以為了他們的方便,不需要他們一件一件到法院提告,其實只要讓支付命令僅具執行力而非確定力,它也等同本票一樣,債權人也不必一件一件提告,對不對?有問題的才會訴訟嘛!為什麼你們連這一點都做不到?

張副秘書長瓊文:我們擔心因為支付命令不具確定力,所以會有很多案件轉成訴訟案件……

尤委員美女:請問本票的案件有多少?一年法院收到本票的案件有多少?

張副秘書長瓊文:七萬多件。

尤委員美女:聲請核發支付命令的案件有多少?

張副秘書長瓊文:40 萬件。

尤委員美女:所以你認為 40 萬件不會轉成本票的方式,聲請裁定直接強制執行,他們會先去繳訴訟費用?你覺得他們腦筋這麼簡單嗎?他們一定是用所謂裁定的方式先拿到執行命令,然後再去執行,如果有人異議時再進入訴訟,我怎麼會一下子就先去繳訴訟費,繳那麼高額的訴訟費用呢?而且說實在的,今天你要拿到一個跟法院確定判決同一效力的文件,為什麼別人需要花時間去打一個訴訟的官司、需要繳訴訟費用,然後它的金額這麼大,他不用繳訴訟費用就能拿到一張跟確定判決具同一效力的文件,然後就能去執行,這是侵害人民的權利耶!侵害人民的財產權耶!而今天讓法院法官來當幫凶,這是完全不合道理的。第一,它不是法官所做的判決,它是司法事務官核發的,不是法官的事務官卻能夠核發一張跟法官的判決同樣具有確定力、既判力的支付命令?第二,他不需要繳納那麼高的訴訟費用,然後利用這個制度的多數是所謂資產管理顧問公司或是銀行,這些財力豐富的企業不必繳納訴訟費用,一般民眾今天要打一個官司,可能金額很小,只是因為它不是支付命令,他們就必須一層一層地去打官司,而且必須繳訴訟費用,完全不符合公平正義。你們剛剛說不是擔心案件量湧進來,那麼你們在擔心什麼?擔心這些資產顧問公司、銀行的反彈嗎?

張副秘書長瓊文:倒不是,其實一般人也可以利用支付命令,不是……

尤委員美女:但是一般人很少用到,出問題的全部都是這些詐騙集團,對不對?如果我們跟認識的人之間有債權、債務關係,那個支付命令都不會有問題,因為他不會弄一個假的債權過來,通常都是跟不認識的人才有這些問題,而詐騙集團都是用仿造的,所以在覺得這是假的,這個名字連是誰都不知道的情況之下,為什麼突然飛來一塊大石頭砸到我,我就得自認倒楣?每個人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為什麼我們今天連在訴訟上都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隨時要擔心會傾家蕩產?譬如我不住在戶籍所在地,等到支付命令送過來時可能是一年後了,或是我回到戶籍地,人家說以前好像有一張法院寄來的函件,但找不到也連絡不到我,待找出來已經是一年後了。今天也有委員提到支付命令經過那麼久了,從來沒有修正過,社會變遷到什麼樣子了!詐騙集團變遷到技術那麼高竿!結果法院還固守在那裏,如如不動,置人民權益於不顧,這不應該是司法院做的事情吧?單單是支付命令由司法事務官所下的裁定跟法官的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這本身就通不過憲法的檢證,請你們善加思索。謝謝。

張副秘書長瓊文:是。

資料回報者落格噓